第五十七章 璃龙玉佩
作者:梦里红尘 更新:2019-10-25

方语凝把玩着手中触手温润的玉佩,眉头却紧紧的纠结在了一起。

“哎……”

“凝儿在想什么呢?”靠在床边的某人不甘忽视的问着。

方语凝抬头,原本纠结的眉头却更加拧了拧。

在司徒颜的怀里一觉睡了三天,一醒来就被动接受了这几个男人的安排,心知是他们担心自己,但是这样岂不是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了,还有没有人权了?

“我很好奇……”犹疑的盯着他,见他挑眉,才敢往下说,“怎么没见司徒颜?”在怎么说,太子妃生病那也是太子在身边说得过去吧。

“凝儿不希望见到我?”眼眸微眯,泄露出危险的光芒。

好吧,方语凝闭嘴,这个问题很敏感,脸上换上讨好的表情,“我还很好奇……”

偷瞄了下,没有不悦的表情。

“这个,”扬了扬手里的玉佩,“什么意思?”

君诺然慢慢的凑近她的跟前,在离她还有一寸的距离处停了下来,微偏头看了看她手中的玉佩,对上她眸子认真道,“我说这玉佩有安神定惊的作用,你相

信我吗?”

他眼中的紧张让方语凝心中不由的一颤,这样一个意气风发,自信的男人竟然在她面前露出紧张和小心翼翼,让她鼻头发酸。

认真的盯着他那真挚的眼眸,释怀的笑了,“我信,唔……”

几乎在话语出口的一瞬间,便被一阵铺天盖地的吻淹没了。感觉到他的双臂是那么紧的拥着自己,他的吻是那么的用力和投入,他对自己的感情是那么的深刻与小心。方语凝心中叹了口气,便闭上眼睛,伸出双臂回抱着他。

她的举动令君诺然不由得僵了下,离开她柔软的唇畔,进入眼里的便是方语凝那张酡红的小脸。

重重的吐出一口气,君诺然再次将她拥入怀中,靠在她耳边轻语着,“凝儿,你可知我等这天等了多久?我已经等得连我自己都觉得卑微,等得每次看见你对他们巧笑嫣兮我的心就很疼很疼。可是就算这样,我也无法将自己从你身边拉走。我想除非你开口要我离开,不然这世上便没有人能让我离开你,就算是我自

己都无能为力。”

“因为我,值得吗?”迷离的眸子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眼前这张让她目眩神迷的俊颜,眼中渐渐漫上云雾,那么骄傲的他,尽然为了她变得这么卑微与不自信。

腰上的大手紧了紧,君诺然吻上她的眼角,在她耳边蛊惑道,“凝儿心里有我吗?”

“我……”灼热的气息在耳边萦绕,熨烫了她的脸颊,意识也在这样意乱情迷的氛围下脱离了她的思想。

直到耳边响起低哑的笑声,意识才慢慢回笼,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笑得畅意的人,方语凝一把抓过身旁的被子将自己牢牢的裹了起来。

哎,丢人丢大发了。这个死狐狸,竟然用美男计,呜呜呜呜呜,人家不是色女啊。

君诺然敛下嘴角的笑意,轻柔的将她蒙头的被子拉开,“好了,我不笑了,你刚醒来,别把自己闷坏了。”眼角眉梢的笑意却越来越深。

“师兄,”见某人将要变黑的脸,立马改口,“额,诺然,你能找到师傅吗?”

“你想找他要鸾凤镯吧。”爱恋的看着她的娇颜,眼里浮出担忧。“你知道它们在你手上意味着什么吗?”

点头,“知道,可是我别无选择不是吗?”为了她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亲人,她一定要尽力保护。

她眼中的坚定之色让君诺然无法移开自己的双眼,就是这样一个时而迷糊、时而聪慧、时而淡然、时而坚毅的女子时时刻刻牵动着他的心。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为了一个女子变得患得患失,会为了她的一颦一笑、一个蹙眉费尽心思。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现在这样安心的感觉一切都值得不是吗?唇角边的笑容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添上了些苦涩,他们几个也是这么想的吧。

凝儿,既然已经栽在了你的手里,就算是拼尽了全力我也会保你周全,不管是谁,不管他有多大的本事,谁要是胆敢伤害你,我君诺然一定让他生不如死。

方语凝细细端详着手里的玉佩,玉质温润,上面一只五爪金龙刻得栩栩如生,每一片麟角都是那么的仔细,特别是眼睛,傲然注视着远方,好像天下万物都

不在眼里,霸气横生,让人忍不住心生敬畏。

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抚上龙头,那条龙竟然像是感应到她的抚触似的,朝她眨巴了下眼睛。

“呃……”方语凝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再次仔细看去时,那龙丝毫没变。

呵,怎么可能会动,刚才肯定是眼花了。

心里虽然这样安慰着自己,但是眼睛却是一瞬不瞬的仍旧盯着那块玉佩。

“语凝在看什么看得这样仔细?”一阵清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来了。”抬起头朝他明媚一笑。

“嗯。”陆锦轩嘴角含笑的点头,清润的眸子里映出她如花的笑颜。

“你说璃龙佩跟鸾凤镯放在一起会不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异象?”如果刚才的不是眼花,那么这个世界是不是就玄幻了?

“那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仍是眼眸温润,嘴角含笑。

“这个嘛,”方语凝托腮,摆了个思考的造型,忽而狡黠一笑,“这个俗话说得好啊,龙凤呈祥,你说会不会就像是诗歌里形容的那样‘金风玉露一相逢,便

胜却人间无数’?”龙啊,凤啊啥的,那不是绝配吗。

陆锦轩好笑的摇头,“这个我不清楚,但是它们一定能改变很多事情。”

“那……我们不要把它们给萧云天好了,万一他得到了它们之后干坏事怎么办?”微蹙眉头,似乎看见了萧云天拿着它们做坏事的情景。

“呵呵,”陆锦轩爱怜的抚摸着她顺长的青丝,“那语凝不救你父王和毓儿了吗?”

忽的,手被牢牢抓紧,“锦轩,我们回舒兰国好不好。我们把父王跟毓儿救出来,然后一起游山玩水,管他萧云天怎么折腾。”

“那鸾凤镯跟璃龙佩怎么办?”含笑的眉眼看着她,眼里一如既往的清明一片,这只是简单的询问罢了,她的决定他不会反对的。

“这璃龙佩嘛当然是物归原主,至于鸾凤镯,锦轩你想办法通知诺然,让他藏好了。”方语凝阴阴一笑,“我们这就回舒兰国会会萧云天。”

本来方语凝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跟以前的战略一样,虚与委蛇,继续忽悠说没偷到璃龙佩拖延时间,伺机救出父王跟毓儿就好。结果,经过长时间的内部会议,在方语凝没有任何发言权的情况下,她的早期打算已经被修改的面目全非,而且更过分的事,商量好的结果就是某天的清晨,那几个男人集体消失不见,唯一来与她道别的君诺然也只是莫名其妙的说了几句听不懂的话就走人了,剩下她一个在风中彻底凌乱了,大哥们,好歹露个底行不?再怎么说俺也是这个故事的主角啊,你剧本都不给透露一个,你们让我怎么演?

此后不到两天,就传出舒兰国灵语公主被休回国的消息。

方语凝带着她的嫁妆,带着她的马车,一头雾水的踏上了她回国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