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武林高手露两手
作者:米戎 更新:2019-10-25

47武林高手露两手——充满JQ的旅程

黄叶飘飘的小树林,我满怀兴奋地看到,我们的师傅、传说中的无妄教左护法无原同学,风华绝代地从空中旋转着飘了下来。

他一直都很帅,这一点我很清楚。但是在这一刻,和楚留香西门吹雪杨过灵魂附体的他,眼前如同慢镜头一样缓缓旋转着飘落的他,让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的帅感。

“师傅,您实在是太——帅——了——”我几乎要感动得痛哭流涕,伏在马背上声嘶力竭地喝采。

树林里回荡着我的声音,太帅了……帅了……帅……

重点就是这个字啊,帅!

御风脸色发黑地看我,眼神古怪。

终于,无原的脚踩到了地面。他背对着我们,对前面几个打劫一字排开的匪首拱了拱手,非常有礼貌地操着他凉凉的腔调打招呼。

“几位好,在下无妄教左护法无原。”

林子里忽然一片寂静。连蹲在地上捂着肚子狂笑的黑脸莽汉都收敛了笑意,如临大敌地缓缓直起身子。

“在下有请各位就此散去,这几个人,和无原渊源颇深,还望几位不要为难。”他平淡地说话,节奏平淡地一如既往。

“师傅!好帅啊!”我忍不住马屁地大叫。

“切。”御风不屑地哼了一声。

无妄奇异地保持着安静,脸上青红交错。她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好半天,才伏在马背上怒吼道。

“五块钱!去你的!我才不稀罕你的施舍!”她大口喘气,仿佛很困难地发出声音。

无原微微转过来半个侧脸,“这不是施舍,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破天荒地漾出一个微微的笑容来,“我保护你,也并非原意。不过是不得以而为之罢了。莫非你想要无方来么?”

无方是谁?

带着皮帽的地主失声惊叫,“无妄教右护法无方?难道你真的是无原?”

喔。原来是从未谋面过的左护法大人。

无妄气得头顶冒烟,忍了好几忍,才呸了一声,“不用了。”

无原轻轻一笑,阳光细碎地投在他的面孔上,斑驳模糊,愈发显得风华绝代。

“不、可、能!”黑脸莽汉几乎要从地上跳了起来,“无原乃是黑道榜上高手排行榜的第三名,怎么会是如此平常之人!”

“不信是吗?”无原微微一笑,“说的也是,行走江湖,口说无凭。身份这个东西,能够用来冒充的实在太多。”

“没错没错,大哥说的是这个道理。”黑脸莽汉同学仿佛遇到了知音一般频频点头,“如果您就是无原大侠,小的立马撤退走人。怎么说也不敢和您老人家一较长短的。”

无原颇为体贴地回答,“我也不是嗜杀之人。所以亮明身份,为的不过是减少无谓的杀生。”

我看到对面的地主老刘和左二的胖子齐刷刷地脸变成了绿色。无原还真是酷到死,一句凉凉的话就能让同志们汗如雨下。比起色厉内荏的无妄,这俨然才是行走江湖的王道啊!

“所以呢,我就露一手吧。各位见笑了。”拱了拱手,他向一行土匪轻飘飘地排出一掌,一声吒喝,“万寿无疆!”

万寿无疆?是万受无疆吧!

这还真是无妄教的风格。

那一掌轻飘飘地拍了出去,仿佛什么动静都没有,但所有人都大气都不敢出的等着。过了约莫小半盏茶的功夫,林子里发出“喀嚓喀嚓”的轻微的碎裂声音,越来越大。我张大嘴,眼前的景象真是让人跌破眼镜。

坐在马背上看的清楚。无原拍出的那轻飘飘的一掌,在二十米开外处,砍倒了十多棵手臂粗细的树。

他他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树从底部裂开,华丽丽地被砍倒在地,枝桠上的叶子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撞击一般,落了一地。

实……实在是太……太……太帅了!

我喘息着继续赞叹。

然后眼前仿佛风卷残云一般,所有人在呼吸之间,跑了个干干净净。

只有地上凌乱的马蹄印,证明了这里曾经有过那群打劫人民的存在。

忽然很安静。

我咽了下口水,“师傅,你真是太帅了!”

无原转过身来,淡淡的神情,对我的赞赏充耳不闻。他抬头,自下方看着垂头丧气的无妄。

“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出来?”

无妄扭过脸,微微噘嘴,“我不是一个人好不好?我们是三个人。”

“你答应过我什么的?”他微微眯起眼。

“我有留字条。而且……”无妄的眼圈有点泛红,“那也不是我答应你的。是他答应你的。”

无原不说话,很久才微微叹息。

林子里的安静愈发诡异,于是我赶忙开口。

“御风御风,陪我去找点水喝吧,我有点渴了。”

“喔。”他从善如流地跟上。

躺在溪水边,阳光真是很明媚呢。秋天的午后,真是美极了。

我嚼着一根随手扯来的草根,问御风,“哎,御风,你说说,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怎么知道。”他盘腿坐在我身边,捡起小石子往水里轻轻丢过去。

“切。一看就知道不该问你。迟钝的家伙。”我无所谓地耸耸肩,“但是呢,我的感觉,无妄和无原之间,一定存在着千丝万缕层层叠叠不可被轻易探知的复杂关系。”

他绷着扑克脸,“喔”了一声。

我眯了眯眼,“看来接下来我们还会再加入个高手呢。有无原在,感觉可靠多了啊。这真是一段充满奸情的旅途啊!”

御风的身子哆嗦了一下,艰难地发出声音,“奸……情?”

“嗯。无妄好像很喜欢用这个词。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御风筒子,你不懂的啦!”

我卖弄着新学来的词汇,拍拍他的腿,看他一脸抽搐状,心头莫名地很爽。

枕在他的大腿上,抱住不让他推开我,今天很早就开始赶路,很困。“御风,你说山蒙大哥会不会有事啊?我还是很担心。”

他的腿轻轻抖了一下,半天,爪子僵硬地落在我的头发上。

“御风,我们大家,一定都要好好的喔。”

虽然在赶路,但此刻我的心情却有异样的平静。是因为御风的缘故么?

果真,无原加入了我们一行,共同踏上旅程。

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无妄的,从树林里出来的时候,两个人的情绪……很是微妙呢。

无妄的脸微微涨红,目光闪烁,十分可疑。无原依旧是那个样子,不过我敏锐地察觉到,他笑起来时候的唇角,比平常要扬高半公分左右。

鉴于是四人三马,我没胆撮合各怀鬼胎的他们两个,只好主动请缨和御风共骑一匹。御风在我身后,伸手拉住缰绳。

除了略有些拥挤,其他可没啥坏处了。马儿跑起来的时候还是满平稳的,御风同学的驾驶技术一流,我乐得解放双手不时从行囊里抓出果干瓜子来吃。

“小心咬到舌头。”他居高临下地提醒我。

“切。”我回他一个磕得利索的瓜子皮。

到了晚上该休息的时候,情况就更加地诡异好笑了。

基本上我们原定投靠的客栈,每一家都“不巧”地剩下了两间客房。真是巧啊!无巧不成书啊!

我忍着大笑出声的冲动,缩在御风的怀里哆哆嗦嗦。

在无妄尝试多次依旧未果的情况下,只好委曲地和无原同房。不知道他们之间又会上演怎样的战斗呢?我还真想去偷窥。

“想都别想。”御风看出我的想法,兜头泼下冷水,“先别说无原今天露的那一手,就是半调子的无妄,你也别想轻易讨半分好去。”

“他们有那么厉害吗?”虽然传说中的万寿无疆掌看起来是很猛啦,但是毕竟无原的年纪摆在那里,恐怕再怎么强总还是有限的吧?

御风收拾好上床,被窝里的我很谄媚地向身着单衣的他靠了过去。一把抓了他的衣襟,用力抱住他瘦削的腰,不自觉地把脑袋凑过去蹭一蹭。

他蹙眉想着什么,大约是分神了,所以没有伸手推开我。

“比我想像中厉害很多呢。就是以前在××派的时候,身边高手云集,我也没见过他们这么强的。”御风习惯性地抚上下巴,眼睛微垂,在昏黄烛光的照映下,璀璨得仿佛是黑色的水晶。

“我严重怀疑,他们可能有什么捷径或者秘笈之类的。”御风的双眼猛地淬出光芒,双手一拍得出结论。

“有秘笈的话,我们应该早就知道了啊!很奇怪呢。就算无原有提防,无妄肯定是把我们当自己人的。”明明不可能的啦,我翻个白眼。

御风微微一笑,揉揉我的头发,“就你聪明。”

啊……

我吃惊地一骨碌爬起来看着他。

“怎么了?”他的手僵在空中。

“你刚才的这个动作,好山蒙喔。”忽然觉得很熟悉很安心的感觉呢。我闭上眼,“来,再摸摸,让我感受一下。”

他半天没动静,我晃晃脑袋,“来嘛来嘛。”

仿佛过了很久,在我忍不住想睁眼的时候,他一手触上了我的额头,一手环住了我的肩膀。

抱在怀里揉脑袋,好像更加舒服了呢。我调整好睡觉的姿势,御风真是一个天然的暖炉加抱枕呢。质量上乘。

一个温暖柔软的触感,在我的额头上留下轻柔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