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康安番外
作者:沙夏 更新:2019-10-25

福康安的一生如璀璨之星般耀眼,富察家的嫡子,皇帝的青睐,文武百官巴结讨好的对象。所到之处无不是虚假的奉承,想要的东西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到手。

天生的优越,高人一等般俯视一切。他却是清楚,想要留下这些,自己也必须有所作为。进军营历练,为的是军勋,更是为了富察家的地位。

皇上因先皇后的原因对富察家一直都包容宽带,就因为如此富察家就更应该律己上进,不得给人留下话柄。

阿玛一直告诫自己不得恃宠而骄,生活并非如履薄冰却也是小心翼翼。可就算如此,福康安却是很享受被人追捧的感觉。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既然为了家族做了这一切,那自己又为何不能享受因这一切荣誉而带来的优越感。

他人眼中的福康安一生都很圆满,却无人知晓在他心里一直有个遗憾。

记得那一年,皇宫可谓风起云涌,只是与其无关,知道就行,这种事不用富察家出头,左右也不过是个格格罢了,能成什么大事?

可就是这么浅显的道理却不是什么人都懂,导致两个格格的出现,宫里几乎翻天覆地,福康安也只是在心里闷笑而已,看笑话嘛。

还珠格格在祭天的时候见过,福康安对她不予评论。至于后来出现的明珠格格,也在宫里见过两次,唔!福康安皱眉,他找不到很好的词汇去形容这两位。总之是明白敬而远之才是上上之策。

就在宫里鸡飞狗跳的时候,富察家置身事外保持沉默,而福康安更多的是不屑和不耻,只是这是不能表露的,哪怕是在家里,让阿玛知道的话又要唠叨了。

一直在外观看的他还不知道这两位格格带给自己的会是什么。

那日和福灵安去酒楼,习惯靠窗坐下。窗外绿枝摇曳,淡淡的清香随风入鼻。偶一瞥眼看到一顶轿子在酒楼门口停下,他一眼就知道护轿的两侍卫不是一般人,轿旁的两位嬷嬷也是训练有素,那气度哪怕是宫里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吧……

轿里的会是什么人?

一抹倩影从轿中出来,身着淡雅的色彩,一眼望去甚是舒心。如此架势多半是哪里的大家闺秀吧?福康安笑了笑,对于美丽的事物他从来不会吝啬欣赏。

隐约看到她面容时,笑容顿时僵硬,明珠格格?挑了挑眉,只感晦气,没好气的收回眼神,真是瞎了眼。

不一会就见小二将她引到二楼来,本不想理会,可福灵安来了兴致,疑惑的推了推自己的手,小声问道,“喂,你看那个是不是明珠格格?”

废话!白了他一眼,不用回头也知道。

“可是不像啊……”

福康安再看去时瞬间明白了福灵安的意思,确实不像,近距离看就能知道这绝对是两个人。若说明珠格格似水柔顺,那她无疑似冰清冷。

只见她在旁边桌子坐了下来,满脸的冷漠和一丝不耐。似乎察觉到探究的眼光,望过来时也是带着审视。

向来意气风发的福康安自然满是信心,他何曾让谁失望过?又有谁敢给他眼色看?可那也只是曾经,现在就遇到了……

那女子审视之后的结果是嫌弃!嫌弃?!!!福康安瞬间阴郁了。

隐约听到小二说,‘和亲王有请’那女子便起身走了,这一切对她只是不经意的小小插曲,可是对福康安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打击。

还在他平复自己心情的时候,就听到某人用恶心的声调高喊着‘紫薇’的名字,福康安还未平静下来的心再次郁结,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不用回头看也知道只会是福家的那个。

对面福灵安满脸的笑意在那看戏,时不时的推推自己,“诶!你说不止咱们把她看错,她跟明珠格格还真是像啊!会是什么关系?”

“不干咱们的事,少管。”福康安没好气的回答,心里却是想着这事还是要搞搞清楚,上次就弄错了,这次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吧……

接下来的戏码确实好看,难怪福灵安看的那么津津有味。福家的人是不是白痴啊?人家眼里那么明显厌恶都看不到的吗?

更何况……那是一个人吗?

福尔康和明珠格格的事大家心知肚明,只是碍于皇上的面子都不评论罢了。听说那两个情深似海的……

福尔康被打了,福康安很肯定是那女子离开前授意的。虽然是与自己无关的事,但心里却是很想大喊一声‘打得好!’

没办法,自己不能做这么掉价的事。更何况跟他计较完全是自降身份,让别人知道了会丢了富察家的脸面。无奈的是那福尔康不觉得啊,什么时候都高人一等似的满眼藐视。福康安何时受过这种气?一直告诫自己要淡定淡定,不予白痴计较。久而久之也就能无视他了,可今天看他挨打了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是无法彻底无视的,还是会计较。

回家后将这事告知了阿玛,阿玛依旧保持沉默态度,先暗中调查这女子的事情。

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查探不出什么,毫无头绪,就在福康安为这事伤神时,皇帝要考察八旗子弟。

而以阿玛的身份地位自然知晓了这件事隐藏的层层内幕。皇上是要为公主选额附,出门前阿玛告诫再告诫,千万不要出彩!

福康安明白,这次虽说是为兰馨公主选额附,可谁知道皇上会不会心血来潮给那还珠明珠格格挑挑?

远远而来的那个黑影是什么?刺客?为什么御花园会有刺客啊阿玛?宫里的侍卫都是干什么吃的?只见阿玛给使了个眼色,福康安就明白了,是皇上的主意。

不过皇上的安危还是最重要的,不论是不是他的安排都要以策万全。福康安当即就护到乾隆的身边去了。

这是第二次见到她,只见她不慌不忙的缓缓走来给圣上行礼,才知道她的名为——紫嫣。

脑中突然明白了什么,却是不动声色的守护皇上。

看的出来皇上很紧张,甚至是……惊慌……惊慌??福康安觉得谜团越来越多了。

一段话就让福尔康蹲大牢,得,福尔康算是彻底毁在她手里了。解气吗?挺好的啊!还在自己想继续看戏的时候,皇上走了,于是在吴公公的转述下,这次考察算是结束,不想走也得走了。虽说挺不甘心的,不过是想着皇宫本就没秘密可言,有心打听总能知道,缺憾的是听总没看来得精彩。

事实证明,这后续就算是听来的也很精彩,崩说那福尔康,就是五阿哥她也给关了……唔!新鲜事啊!这什么人啊?

阿玛应该有点了解,赶紧去问问,就冲她让自己这么解气,若是出了小问题咱也可以帮帮忙,诶!大问题就不成了哈哈!谁让她居然敢嫌弃我?

阿玛的态度很奇怪,他说:千万不要招惹那位紫嫣姑娘!你就算去招惹还珠明珠格格都不能招惹这一位。

阿玛的话总是有道理有原因的,只是这次就不能理解了。曾经千叮万嘱我们几个兄弟不能招惹宫里的两位格格,这次的意思是就算得罪宫里的两位格格都没所谓,但是不能得罪紫嫣。

她与明珠格格的面容就能说明身份问题,捅破天也不就是个格格吗?阿玛这么诚惶诚恐的究竟怎么回事?

后来她居然什么事都没有,还做了和亲王的女儿,和硕格格。怎么都不觉得皇上会这么宽容啊!虽然说自从那两个格格进宫后皇上的态度就让人琢磨不透,可五阿哥好歹也是他看中的儿子,被人当众下面子,皇上没可能不闻不问吧?!

联想到曾经想调查她而无果,福康安就觉得紫嫣是个谜,可就越是难解的谜团他越是有兴趣,不知道剥开层层表现之后展现在眼前的是什么?

现在也都忘记了,当时对紫嫣的感觉究竟是想探究多一些还是想征服多一些。

这么说来皇上的态度还真奇怪,他不是很喜欢明珠吗?怎么会让姐妹俩分开?皇上越来越……

摇摇头,决定不想皇上了。想了想阿玛似乎知道原因,可他就是不愿意多说,老是支支吾吾的。

永璧回来了,正好可以跟他打听打听,好歹是名义上的兄妹。可永璧似乎也在忌惮什么,只告诉自己没事别惹她。

五阿哥被圈禁……打听之下发现这事又跟紫嫣有关系,可不论五阿哥犯了什么错,以自己对皇上的了解绝对不会弄到圈禁这么严重的呀!

细细想来,好像自从紫嫣出现后,皇宫里的形势就开始扑朔迷离了,似乎有股隐藏势力在暗中支配着……

这下,感觉她的谜更多了,越是想要挖掘却是越复杂,摸不透。

那日,本约好与永璧去骑马,可跟福灵安等了好久后才被告知永璧不来了。两人没什么心情的回去,路上就遇上永璧的马车,巧合之下与这位格格认识了。

感觉自己与她更近一步,远看她的时候只觉得不易亲近,再加上阿玛的叮嘱也就一直远远看着。

她的话不多,但也不是小家碧玉般文文静静的坐在那里,总之是隐隐感觉丝违和感,很奇怪。

一直在暗暗观察,她似乎更喜欢跟福灵安打交道,虽看似不是不待见自己,可完全是无视了。福康安一直不动声色,但也不得不承认又一次被她打击了。

什么时候福灵安比自己抢眼了?

总能听到她的消息,她从第一次出现对五阿哥不敬却安然无恙就被所有的人盯上了,听闻她与太后相处融洽,敬待皇后,哪怕十二阿哥不受宠,也颇是爱戴十二阿哥。不知道她是眼光甚高不屑与低下的人来往还是怎么……怪啊!

福康安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自己都快糊涂了。这次他倒没觉得左右不过是个和硕格格,能成什么大事?因她的举动,皇上可是开始正眼瞧十二阿哥了。

寻思着那次在御花园皇上的反应,让皇上害怕的能是什么人?只怕这一切不是因为紫嫣,而是紫嫣身后的那个人,轻易左右皇宫的动向,会是什么人啊?

福康安越想越心惊,最后还是忍不住去找阿玛。

当一切都释然的时候,福康安不淡定了,原来是有太上皇坐镇,难怪紫嫣这么大胆呢!

不久之后皇上密诏,让自己去铲除红花会,福康安离开京城。觉得离开段时日也好,这些日子 被紫嫣搅得糊涂,脑子里总在想她的事。

他不懂爱,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想到得到她,让她正眼看自己。然后呢?没有了……这么无聊的事怎么可能去想。

红花会皆是乌合之众,武艺高超的也就那么一两个而已,计划拟好很容易都收拾了,受了轻伤回到京城。

而后的事情有些恍惚,阿玛说皇上有意将紫嫣指给自己。此时福康安才有时间再次想紫嫣的事,这次倒没怎么纠结,指就指了吧!反正自己的身份来说是迟早的事,不是紫嫣也是别人,由不得自己。

欣喜若狂那是扯淡。

只是很平静的表示自己知道了。

福灵安和永璧已经成婚,难得等福灵安想到自己这个兄弟来找自个的时候,居然又是为了晴儿公主。哎!算了,新婚燕尔。

跟永璧一起,被福灵安拉着到处跑。这天晚上又见到紫嫣,神情恍惚,不知道在想什么。推了推永璧,朝那方向指了指。

永璧一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立刻走去把她云游天外的神给唤回来了。

福康安这天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静,随意的与她笑谈,完全没有间隔。他想自己对她果然是无关情爱的,只是取回来倒也不错,也就随性了。

可就在自己以为这事十拿九稳的时候,皇上居然下旨将紫嫣指给了明瑞……

……

…………

………………

福康安又被打击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福康安有失落,还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那段日子烦闷无比。她跟着太上皇离开了京城,再也没有回来过。

而福康安在一段日子后将这事放下了,只是偶尔回忆起来,一笑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