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大(2:29)
作者:水之木槿 更新:2019-10-25

迎风而立,明凰看着那棵树,眼神有些飘渺,就连声音也变得有些久远,“素素,还记得这棵树么?”

夙柳柳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那棵树。记得吗?她,能不记得吗?

“素素,你曾在这棵树前问过我有没有爱的人,那时的我无法回答你,第一次,是我无法确定,第二次,却是我不能说,而这一次,即使你不问,我也会说···”突然,在话音落下的瞬间,明凰转身面向夙柳柳,并执起夙柳柳的手,单膝跪地,一双深邃的眸子深情的看着那袭红衣,“素素,我爱你,我爱的从来都只是你,殷璃素,从来都只是你。上穷碧落下黄泉,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素素,嫁给我吧,让我可以好好的疼你爱你一辈子,哪怕是被你折磨一辈子,我也愿意····”

突如其来的跪地求婚,这不在夙柳柳的预测之内,她以为他们会一直这般别扭的嬉闹下去,却不想,他突然就这般跪在了她的面前,告诉她,他爱她,告诉她,他要娶她···

无数的花瓣从半空中落下,周围那些陌生的人群不知何时已经散去,仿似此刻天地间既只剩下他们彼此一般。

“嫁给他,嫁给他···”不知是谁呼唤了一声,紧接着一声;连着一声的呼唤响起,也让夙柳柳从那双深情的眸子中抬起了螓首,顿时,周围那些熟悉的面庞一个一个映入眼帘。

有熟悉的琼花宫姐妹,更有那熟悉的朋友,亲人,她的爹爹,娘亲,哥哥,还有玥玥,涵儿,风少,这些熟识的人,似乎一下子都到齐了,她看到了他们眼里的肯定,看到了他们眼里的祝福,还有那即使半掩在人群,也无法掩去身影的煜,这一刻,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初遇,回到了相识,从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年至今的种种犹如电影一般在眼前滑过,一抹幸福飞微笑滑过嘴角,原来,不知不觉中,她竟是有了这么多的牵绊。

“素素,嫁给我,让我爱你···”耳边是那深情的呼唤。

垂眸,两双眸子在空中相撞,她感受到了他的爱意,他的颤抖。爱在心底蔓延···

“从现在开始,你只许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情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真心,不许欺负我,骂我,要相信我。别人欺负我,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我开心呢,你要陪着我开心,我不开心呢,你要哄我开心。永远绝的我是最漂亮的,梦里面也要见到我,在你的心里面只有我!做得到吗?”终于,夙柳柳开了口。

“好,只要是素素说的,一切照做。”

“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就勉强答应嫁给你吧。”很酷很拽很不符合场景的一句话,此刻却犹如天籁之音一般。

“素素,我爱你。”明凰一个起身将那眼前之人给紧紧拥住,周围的一声一声的呼唤声,是给他们最好的祝福,真好,她终于答应嫁给他了,他知道自己这个求婚太突然,真怕将她吓跑,他赌赢了,她答应了,真好,素素真好。

回手相拥,原来幸福一直都在眼前,只要轻轻伸手即可抓住。

······

桃花烂漫的三月最适合婚姻嫁娶,然而,此刻却才秋季,桃花烂漫要等隔年,等不及的某人终于在半哄半强势的状态下将婚期定在了这个一片银白的初冬季节。

这一天,纷纷洒洒的晶莹雪花洒满了清风城的每一个角落,那地面,那屋顶,那树梢无一避免,却又是在这美丽的银白世界中多了一抹抹莹红,与那飘散的晶莹雪花相陪衬,更显另一番滋味。

清风城的大街小巷挂满了红绸,几日是一个大日子,是神秘城主嫁妹妹的日子,众人不知什么时候城主多出来了一个妹妹,但是,既然成为神秘城主,多出一个神秘妹妹也不足为奇。

而这神秘妹妹所要嫁的人是那四大世家之一的温家,不过,却不是这温家公子,而是其弟弟,温家公子也向来神秘,所以对于这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个神秘弟弟也不足为奇了。

城主嫁妹,嫁的还是清风城内巨头之一,这就算不是大事也是大事了。虽然下着晶莹的雪花,但却不影响那长街上三天三夜的流水席的热情,众人那叫吃的一个欢啊,不过,更重要的还是要见识一下这两位神秘之人。

在众人千盼万盼之下,温府的大门开了开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袭大红色衣袍,红色衣袍的袖口和下摆绣着多多精致的血莲,使得那衣衫更显妖艳,顺着那衣袍向上看去,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倒抽一口气,围观的众人无论男女老少都不禁为之倾倒,他们看到了什么,那是仙人么,又或者是妖精,可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么,面若冠玉,艳若桃花,更有欺霜赛雪之姿,那冷傲的气质就仿似与这漫天的雪花如出一辙一般,只是一个轻勾嘴角就足以令那天地万物失色,这样一个绝美的妖异男子,究竟该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才可以相配。

众人追寻着那八抬大轿,追寻着那高头大马,向城主府走去。

马蹄一起一落的声音就像践踏在自己的心上一般,明凰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这般幸福过,他的素素,终于就要是他的了,如果可以他真的想飞马奔驰冲到她身边去,但今日,碍于这礼数,不能。

他不想给她束缚,所以,他们选择了以这样的身份成婚,而他亦是露出了真面目,只为真实的面对她,在这一天,这一个一生中很重要的一天,他们彼此都卸下面具,真心相对。

城主府内

夙柳柳一身极品真丝绣成的红色嫁衣包裹着她那玲珑的娇躯,配着那面上精致的妆容,呈现出一股说不出的妩媚之味。仅仅是往那里一坐,就足以摄了人的心魂。

菱花镜上映衬着那在妆笔之下一点一点改变的容颜,三千墨发更是在身后之人的巧手之下慢慢慢慢的盘成了飞凤髻,一根一根的朱钗插入鬓发,带着祝福与喜悦,根根缠绕。

“娘,有你真好。”透过菱花镜,看着身后之人那不舍的容颜,夙柳柳会心一笑。

“说什么呢,傻孩子,该是娘说有你这个女儿真好,要嫁人了,以后就再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过,就如玉宠爱你的程度,估计还是由着你的性子,娘也不劝阻你什么,只希望你活得开心,快乐。”

“谢谢娘亲。”

“母女两谢什么谢···”

·······

伴随着梳妆,母女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在插好珠帘的那一刻,门外响起了鞭炮声,预示着新郎的到来,母女两相视一笑,一袭红色鸳鸯锦帕顿时隔开了两人的视线,路云霞牵着夙柳柳的 手一步一步的走向房间门口,最后站定,在那里等待着那门扉的打开。

城主府外,明凰在夙项的引领下一路向府内走去。

在通过第一道门时,一袭青衣拦住了他的去路。

站定脚步,挑眉,“骏驰?有事。”

“咳···”夙骏驰捂嘴咳嗽,“师叔,想娶我小妹,怎么的也得先给我这个大舅子一个红包吧。”

“恩,要给。”明凰勾唇轻笑,给了身边之人一个眼神,顿时一个红包就递到了夙骏驰的面前。

然而,看着明凰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夙骏驰却一直冒冷汗,想接却又不敢伸手接。他哪里敢拦师叔的路,都是那夜璟,要是他以后遭殃,他铁定拉上他。但是一想到师叔瞒了他那么多事,现在又抢走了他的宝贝妹妹,他顿时又气焰十足的停止了腰杆。

“师叔,想娶我小妹,可没那么容易,怎么得也要先过我这关。”毫不客气的接过红包,扬声威胁。

“不让路,我数到五,你就可以直接在雪地里躺上一天了,让路,解药在千霖手里。”明凰仿似没有听到夙骏驰的话一般,直接开口叙述着,今日,他要娶媳妇谁敢阻拦他,就等着他的好果子吧,他已经很仁慈了,“一···二···”

一听明凰的话,夙骏驰炸一下没反应过来,却在听到那个二字的时候,立刻闪开了身,急急的扑上去拽住了站在一般的千霖,急声道:“千霖,解药···”说着,又回眸对那已经前进了两步的人喊道,“师叔啊,不是我的主意啊,不要把帐算我头上啊···”这般喊着,那边接过千霖手上类似糖豆的东西塞进了嘴里咀嚼着,他知道,这真的是糖豆,看着那远去的身影,夙骏驰眸中闪过一抹释然,师叔比自己更适合呆在小妹身边,他祝他们幸福。

第二道门没有人,只不过却有许多莫名袭击物,不过,在明凰的眼里都是些小把戏,手一挥,就直接挥了开去。

再往前就是第三道门,一袭玄色衣衫,难得看上去有些正经的风澜清手拿着摇扇在那边很是欠扁的一边摇着,一边拦住了去路。

明凰睥了他一眼,直接无视性的向前走去,只不过,在欲穿过风澜清身侧的时候,开口道:“想知道夜涵的真正身份么,想知道她究竟是谁么···”

仅仅是两句反问话直接将风澜请给定在了原地,不要说拦路,连动都不曾动一下。

第四道门,也是最后一道门,过了那道门身后的那座院子里住着他的新娘。

不出意外一袭青蓝色拦在了那里。

看着那张与自己娘子有五分相似的脸,明凰心里有一万个不爽,只是两个人的娘亲长得一样,做什么他们两个也要那么像,特别他还是一个让他有些不爽的人,不用想也知道,这一路拦路的,都是他搞的。

“有何高见,夜兄。”似笑非笑,更似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居然比我先成婚,让人有点不爽啊,还娶了我失散许多年的妹妹,更是让人不爽啊。”明明看上去是一个高贵如月的人,说出来的话确是有些孩子气的欠扁,让人哭笑不得。

“不爽,自己找个人结婚去,别拦着路,一边呆着去。”说着,明凰直接向前迈步,他还是觉得他快点将夫人娶回去明智。

就在明凰以为两人要恶斗一下的时候,耶律玥竟是侧身让开了路。明凰回眸看了耶律玥一眼,像是见鬼一般的神情。

“别这样看着我,很想整你,但却不会挑这个时候,要是误了时辰,你不宰我,我那个妹妹铁定不会放过我,我别无所求,只希望你给她幸福,莫要伤害她,否则,你懂得,天涯海角,我可很乐意当她的车夫···”

“你不会有那个机会。”向后一挥手,明凰回首向那房门走去。

耶律玥一个闪身,伸手一接,手中顿时多了一柄柳叶刀,这个小子,真是狠心啊。

轻推开眼前的门,一袭与自己相衬的红衣呈现在了眼前,心,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安定,“素素,我来接你了···”

“恩···”

随着这一声轻应,那只玉手从一只手里交到了另一只手里,一个用力,玉手的主人落入了一个带着凉意却很是温暖的怀抱之中,幸福在这一刻无限的蔓延,蔓延···

新郎高调的接回了新娘,然而因为有花轿和鸳鸯锦帕的遮挡,一路上跟随着的人始终没有见到新娘的真面目,但就那一身傲然的气质,即使不看面容,也与那欺霜赛雪之人是那般的相配,两人站在一起就仿似是注定的一对一般,是那般的契合···

人群很多,多到没有人会注意那隐没在人群中的一袭黑衣,那袭黑衣一直一直注视着那花轿,直到那轿上的人儿进了那温府,他才继续隐没与人群。

随着良辰吉日的到来,新娘新郎拜了堂,然后被送入了洞房,更是在喜娘的一般唱和下,完成了一系列的礼仪并喝了那交杯酒。

直到那喜娘退出房间,这繁忙的婚嫁才终于落下谢幕。

站立在床前,明凰拿起喜杆轻轻的挑起那鸳鸯锦帕,被珠帘遮盖下的朦胧容颜就那般出现在了眼前,四目相对,即使有那珠帘的相隔,亦无法阻止彼此眼眸中深情。

伸手一点一点解开那发髻上的点缀,散开那三千墨发,倾身向前,将那人儿给压倒在床榻之上,“素素,你终于是我的了···”

闻言,夙柳柳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呵呵···凰···你可以再幼稚一点,再可爱一点···”

“不许笑,我在说正经的呢。”

“没有,我没有笑。”夙柳柳故作无辜的转动了几下眸子。

“小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明凰故作生气的板起了脸,随即低首含住那娇艳欲滴的香唇,手更是不闲的摸上了那腰肢。

浅尝的吻越吻越烈,本该沉醉的某人突然一个激灵用力翻身在上,狠狠的按住了那不安分的人。

“素素···”染着些许压抑的眸子,有些不解的看着夙柳柳。

“凰,还记不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要随我处置来着。”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很是不怀好意,更是让明凰一个激灵身后袭上一股凉意。

“记得,似乎有那么一回事。”

“什么叫似乎,是肯定,肯定好不好。”

“恩,肯定,肯定,那,娘子准备怎么处置为夫呢。”说着,明凰勾唇一笑,笑的很是魅惑,那模样活似一副等着人采撷的模样。

看着这一副画面,夙柳柳忍不住低咒了一声,“妖孽。”

“就是妖孽,也只是娘子的妖孽。”

“就你嘴甜。”虽然是奚落,但是心却忍不住飘飘然。

“那娘子喜不喜欢呢。”

“别跟我转移话题,你听着,等一下我···”

还不待夙柳柳说完,她被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刚刚还在她身下等着被采撷的人此刻翻身为主,“素素,惩罚什么的,为夫不会赖账,只不过**一刻值千金,娘子忍心为夫挨饿,下一次在惩罚···为夫定不反抗···”说着,不给夙柳柳反驳的机会,直接吻了上去,这一次的吻显得有些急切,仿似故意的一般,不断的在夙柳柳的身上到处点着火。明凰不是傻子,这个时候提出惩罚,在想到他之前所做的事,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后果,夫人的话要听,可不能盲目,今儿个是洞房花烛夜,他可不能浪费**。

衣衫不知在何时脱落,两人的身体在一瞬间坦诚相对,那火热的吻更是袭遍了那娇人儿的全身,使得那娇人儿娇喘连连···

直到,那双**被分开,那坚挺抵住了那柔软,低哑的声音才再次的响起,“素素,准备好了么,可以吗···”

看了一眼上方那满是深情的眸子,夙柳柳有些娇羞的撇开了眸子,轻应了一声,“恩···”

随着那一声回应,那坚挺一个用力瞬间进入了那幽谷之中,顿时被那幽谷紧紧包容,更是使得那身下之人发出声声冷哼。

“疼吗,忍一下就好,要不,你咬我一下···”没有乱动,而是耐下一切诱哄着那看上去有些痛苦的人儿。

回眸,看着你绝美容颜上的隐忍,她知道如果自己说一个不字,他或许就不会动一下,到了这个时候,还一切都只为她,他该有多爱她···

“我爱你,凰···”深情的眸子让她一瞬间忘记了所有的疼痛,更何况那痛对她来说远在她的忍受范围之内。

“素素···”多久了,他终于又听到了那一句话,他终于又听到了。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看着他的笑,她忍不住继续呢喃,原来,他是那般容易满足。

“素素···”

“恩,难受。”羞涩的避开眸子,夙柳柳轻轻的动了动身子。

“恩。”这一动引起了某人的冷哼。

“难受,还要不要继续···”刚刚还温柔的诉说着爱意的人儿,这一刻突显霸道。

明凰没有回答,直接用行动证明了一切,一声一声令人羞红的暧|昧从那红绡帐下不断溢出,伴随着无尽的甜蜜与爱意···

一段艰涩的爱情终于开花结果,这是艰涩的结束,却又是另一种甜蜜幸福的开始···爱在继续···直到那地久天长····“狂妃追夫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