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作者:所思匪夷 更新:2019-10-25

秦勇刚下车就看到了院子里的韩英,他已经成长为一个俊朗的少年了。但是身材比较纤细,看上去就显得比较瘦弱。这些年老爷子基本上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他的身上了,给他调养,陪他锻炼。秦勇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大哥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了,这简直就是心尖尖一样的存在。虽然他的身世比较复杂,但是老爷子完全不在乎。秦勇觉得老爷子应该是把他自认为的亏欠了大哥的那些全部都灌注到了韩英的身上。

嗯,他现在已经叫秦子涵了。秦勇每次看到他都会想起另外一个少年,可是这么多年了他一次都没有梦见过他。那个小家伙一定对自己很失望吧,在最需要自己的时刻自己不仅不在他的身边,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本来就够难受的了,他身边的人总是在伤害他,自己曾在心里发誓要一辈子对他好的。没有想到到头来自己也是伤害他的人中的一个。

如果可以到的话,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补偿他。自己说过的话一定要做到,可是就怕再也没有补偿的机会了。他的性格自己也是了解的,基本上不发脾气,也很少对人有意见。但是一旦生气了就基本上不会让你再找到他。

韩英嗯现在的秦子涵看到他叫他一声:“二叔。”秦勇想起那嫩嫩的:小爹爹。也只有他会这样子叫自己吧。“嗯,子涵最近身体好吗?”秦子涵点点头:“身体已经好多了。二叔不用担心。”秦勇点点头:“老头子在里面吗?”秦子涵点点头,秦勇就进去了。秦子涵看着秦勇进去了,脸就沉了下来。

他每次看到秦勇都会想起自己的弟弟,亏欠了很多的弟弟。他都有些想不起他的样子了,他甚至连他一张照片都没有。不,不对。他并不是自己的亲弟弟,要说实在是有什么关系的话也还是有血缘关系的。同父异母什么的是自己最讨厌的关系了,为什么不能是亲兄弟呢。如果是亲兄弟那么他还有借口去纠缠他了。可是自己什么都不是,自己只是他十分厌恶的人。他以前一直都觉得他就应该是自己的,因为自己生病了他才会出生。他就应该是自己的呀。

也确实是自己害了他,他还那么小就受了那么多的罪,都是为了自己的病。除了这个就是那件事了,他是个好孩子对自己那么的好。哪怕他一直都被忽视,被冷待。明明知道是自己的原因却从来都没有怪过自己,他记得自己当时真的是疼得受不了了。于是自己就拉住他的手求他让他在自己睡着了之后就把自己的呼吸器拔了,自己不想再受罪了也不希望他因为自己再受罪了。

自己想求一个解脱,因为他是因为自己而出生的。所以自己觉得就应该由他来终结自己的生命,这样也算是给自己的生命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了。可是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自己无理的要求在他战战兢兢执行的时候被发现了。于是他本来就不受待见之后在家里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他本来话就少,后来连对着自己都不再说话了。一直被病痛折磨着,自己还会对他发脾气还会任性。而他都默默的承受了。现在想想自己凭什么那样对他,凭什么要求他,凭什么任性的对他。虽然他的出生是因为自己可是他也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他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他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自己没有任何权利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他的身上并且害了他一辈子。

这些都不是最讽刺的,最讽刺的是他为自己奉献了那么多,承受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的伤,那么多的罪。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居然不是他的亲哥哥,每次一想到这里他就异常的恨韩城。如果自己算是一个刽子手的话,韩城就是自己的帮凶。自己和他都一直被韩城揉捏着,无法自拔。他离开了,就剩下自己来承受这样荒唐又痛苦的人生了。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自己能早早的死去。

“少爷,您该喝药了。”保姆端着中药给秦子涵喝,秦子涵接过了中药看了看。白瓷的碗,褐色的药汁,中药这个东西不管熬的多么的用心都不会好喝到哪去。他淡漠的喝完了把碗递回给保姆。他的爷爷因为她不爱吃药就用这种方法逼着他吃药,那就是只要他不吃保姆就会一直端着药跟着他。后来看保姆也挺不容易的他就妥协了。

他想自己上辈子应该是做了什么很大的缺德事吧,不然为什么让他这辈子拥有一具这么残破的身躯。也许大家都觉得他很幸运,他享尽了所有人的爱,可是在他享受这些爱的同时他也承受着无尽的病痛。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自己哪怕没有人爱也没关系至少给自己一副强健的身躯,只有那样他才可以保护他爱的人,他的弟弟。可是如果他是健康的,那么弟弟就不会出生了。

月月你现在在哪里呢?你一定不知道我在想着你吧,其实你根本就不稀罕我的想念。我的喜欢我的想念第你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不完全不必要的烦恼。这一切都是我命该如此咎由自取。如果可以真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再见你一面,到时候我把本该属于你的全部都还给你,只要你能多看我一眼就好。我现在努力的吃药,努力的活下去,我一定全部都还给你。

韩英的想念没有传到韩月这边,毕竟只是同母异父,而且韩月又是个重生的。他们之间真没什么默契存在。韩月正在吃肉松饼,岳慰民自己做的让仙仙给带过来的。韩月咬了一口就不要了:“这也太咸了,他是用的什么肉松啊,腊肉肉松?”仙仙无语:“宝贝儿诶,我们家少爷这可是第一次做肉松饼,能吃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

韩月往他嘴里塞了一个,仙仙当场就吐了出来,拿过一个饼子掰开:“孙少爷这是直接拿盐做的馅儿吧,这也太咸了。”韩月笑了:“哈哈,等他回来了我一定要和他说,你还是第一次吐槽你家孙少爷。”仙仙拿肉松饼吓唬韩月:“敢说我塞你嘴里啊。”两人打闹起来,仙仙把韩月抱起来到外面的游泳池边上:“信不信,再闹我把你扔水里去。”韩月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你敢仍我就敢抱着你一起下去,反正不是我洗衣服。”

仙仙把他放下来了,“你想不想出去逛逛?整天在这里多无聊啊。”韩月又扒在他背上:“你背我走,我才不想出去呢。这么热有什么好玩儿的。”仙仙背着他往屋里走:“那你也不能总在家里啊,你看你这越来越没精神了。”韩月手顿了一下:“瞎说,我这是不想晒黑了。我饿了,你去给我做好吃的呗。你们家孙少爷啊总不在,忙他的工作总是不陪我,还不如你呢。你呢还总在我的身边,他呀总是要去当兵当兵。

你说难道我已经没有魅力了?我已经吸引不了他了?他为什么就不能答应我的提议呢。不当那个兵能死啊。当兵当兵,说不定那天我要死了他还因为纪律不能回来见我最后一面。”仙仙赶紧捂住他的嘴:“呸呸呸,瞎说什么呢。你要体谅他,他现在的记忆是不完全的。你知道他那么执着继续当兵是为了什么不。他有没有给你说过是为了报仇啊。你知道是为谁报仇吗?”

韩月摇头:“应该视为宋光明吧,他应该是下意识的想要为宋光明报仇。”仙仙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被躲开了:“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嘛,怎么在这事儿上这么傻。他那是为了你报仇啊,除了你谁还能让他有这么强烈的愿望。他以前是完全不在意什么军工啊职位啊,现在他是一根筋的就想往上爬。我给他催眠过他就是想给你报仇,什么蟒蛇啥的。你背蟒蛇咬过啊吗,还是被叫啥蟒蛇的人欺负过?”

他一回头看到韩月脸上湿湿的,赶紧过去哄:“我这可不是煽情啊,你也别难过。我这么说就是为了证明孙少爷那真的是整个心里少都没装就装了你了。”韩月抱着他的脖子闷闷的说:“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就是不高兴,我就是想他陪着我。上一世还好,可那个时候我还不喜欢他。等我喜欢了就一直都是聚少离多。凭什么这么对我啊。”仙仙把他搂进怀里:“我知道,我都知道。快了,就快了,再等等呜……“韩月没等他说完就塞了个肉松饼在他的嘴里,仙仙差点给噎死。

岳慰民正在思念他的小爱人,真的是抓心挠肝的啊。站在阳台上看着月亮他都像变身成狼嚎几嗓子了,嘴都张开了突然嘴里被塞了个东西。一咬,这个味道太熟悉了,可是怎么会在这里呢?他转头就看见一张朝思暮想的笑眯眯的脸,笑的真是太招人了。那小身板儿,那小脸蛋儿。他赶紧走过去把他拉到屋里藏着,可别给人看了去。

“你怎么来了?怎么进来的?”岳慰民真是又惊又喜。韩月坐在他的床上左看右看,“再比这严十倍我都能进来,你这儿不错啊。什么都有啊。”他在屋子里面这里翻翻那里看看的,岳慰民就稀罕的跟在他后面,他想要啥就递给他啥,然后就是动手动脚啥的。抱一下啊,拉拉小手什么的。“我要是不来,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啊。”岳慰民没话说了。

小腿被踢了一脚,“我就知道你是这样的,你想给谁报仇啊,说来我听听。“岳慰民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会突然问这个?“快说啊。”“我记不太清楚了。”刚说完脸上的肉就被捏了:“你,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信念这么执着的要当兵。你甚至都不记得是为了谁报仇,我是你什么人呢,你就为了这个不管我了。”岳慰民也觉得照他这样说自己确实是过分了,可是他还是觉得自己要去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