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开灯
作者:北岭鬼盗 更新:2019-10-25

    我看大伙的心情确实不怎么样,于是自嘲的笑笑说道:“小张你那单位这次对这个失事飞机,可是重视的很啊,咱扳着指头查查,已经来了三架飞机,两架都完蛋了,要是老古再使个坏,把最后一架飞机搞下来,那你们单位可亏大了,嘿嘿,先不考虑这些,接着说问题吧,我觉得郑剑不一定知道多少内情,倒是隐藏在咱们背后的另外一股人,很可能就在附近悄悄的跟着,这伙人才是最危险的,我甚至觉得就已经来到了这个城楼!”  ?我这样说,很有点耸人听闻,丁根和张丽恒都笑嘻嘻的看着我懒得反驳,我只好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自打眼睛出问题后,这感觉不是一般的灵敏,别说在水下看得清楚,就是在黑暗中的视力也比你们强的多,所以我非常相信自己敏锐的第六感,绝对不是糊弄你们。”  ?过了一会儿,丁根问道:“几点了?我咋这么犯困呢?老黄你快给我感应一下是不是该到睡觉的点了?”  ?我无法回答他这个问题,也有点恼怒他这么不相信我的第六感,只好无奈的答道:“让我去干这个就大材小用了,防水的手表我可没有带下来,小张你知道时间不?”  ?张丽恒掐着指头算了一会,迟疑的说道:“按说不到睡觉的时候,从咱们一路上的行程和耽搁的时间算起来,最多也就###个小时,现在是到了晚上十点多钟的样子,老丁你是伤还没有彻底好,所以才犯困吧?咱们不如在这里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如何?我看周围还算安全,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说呢?主要是丁根你得快点复原,不然以后的路可就不好走了。”  ?我听到要吃东西,立刻感觉自己早已饥火中烧,饿的前心贴后皮了,忙不迭的点头同意:“不说不知道,咱们竟然是徒步走了这么久时间,说不定这会都出了水库吧,头顶上早都不再是水了。”  ?张丽恒取出自己携带的防水袋,苦恼的说道:“东西不多了,你俩大男人反而丢了包,就我这点不知道够不够吃,省着点吧。”

说完,分给我和丁根一些吃的喝的。  ?丁根摆摆手说道:“我还吃不下,嗓子疼的厉害,你们先吃吧,我来水库前,好好吃了一顿饱的,还顶的住。”  ?我也不客气,就着水啃了点干粮,跟着就和张丽恒商量,怎么样轮班站岗,才能都换着睡几个小时,丁根就不要放哨了,快点恢复身体要紧。  ?一切就绪后,我又去装了两盏汽灯,把这一片地方照的白亮亮的,倒头就睡。  ?实在太疲惫了,吃的也不饱,我睡的很不踏实,躺倒时就预感到自己要做梦,却没想到我的梦境居然和现实的遭遇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这短短一会儿的睡眠,就做了非常奇怪的一场大梦,光怪陆离,让我眼花缭乱。  ?我梦到自己穿着军装,还不是现代的军装,而是军阀时代的一个小军官,背的枪也是伯格曼冲锋枪,腰上一把毛瑟枪,手下整整一个排的小兵听我指挥,至于所处的地方,就肯定是我从没有去过的,象是茂密丛林中的一个小村庄,而我就督促着手下小兵砍树、锯木头、钉钉子、刷油漆,总之是干了一夜的木匠活,做的东西更奇怪,竟然是做了一夜的棺材,可把我给累的够呛!  ?这还不算完呢,做了一夜棺材后,天一亮,我就让小兵扛着棺材出发,稀里糊涂的在树林里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大坑的边儿上,坑底很多亮晶晶的宝石,一闪一闪发出耀眼的光芒,而我们就把这些宝石全都捡了起来,塞的棺材全都满满,正要离开的时候,坑底塌了。  ?一座黑压压的宫殿冒了出来,殿门口还站着许多牛头马面,到处绿色光芒就和戏里的阎王殿差不多,我们都给吓的呆住了,黑色宫殿里却吹出一个很大的气体漩涡,不停的转,转啊转的,里头往外喷出岩浆之类的东西,顿时满天都是灰尘和石头,周遭冒出大团大团黑色的雾气,很黏稠还带有血腥味,里头影影绰绰全都是亡魂野鬼,把我和手下的士兵都给包裹了起来。  ?我丢下宝石,慌不择路的逃命,而张丽恒不知道啥时候来我身边,身份居然还是我的太太,拉着我就跳下深坑,一片黑暗中,我俩手拉手的飘啊飘的,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风声砸落到一个大池塘中,我俩紧紧搂在一起,往岸边拼命的游去。  ?游着游着,就要支持不住沉下去的时候,老古突然出现,身后站着一个日本军官,我虽然不认识,却知道这人是冈村宁次,狞笑着逼近我,拿出刀子就要剜我的眼睛珠!我怕极了,拼命开枪反抗,子弹却全打飞了,都射到一个美国牛仔身上,那美国牛仔扭头看着我,愤怒的拔枪还击,我一看竟然是谢尔盖,顿时傻眼,这一切全都乱套了。  ?砰的一枪,谢尔盖打中了我身边的张丽恒,看着张丽恒沉入水中,我绝望的拼命去找,却再也找不着了,整个池塘变成一个光滑的大镜子,晃的我眼花缭乱。  ?这时候梦醒了,我嘶哑着嗓子低哼一声,猛然翻身坐起。

如果早知道人的第六感甚至梦境都有一定的准确性,我就再也不会顺着这条不归路继续走下去了,只可惜当时身在局中,完全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睁开眼时,还恍恍惚惚不知道在哪里,更没想到周围一片漆黑,我定定神,一一回想这是怎么回事儿。  ?想起自己是从一个城楼的门道里钻进屋子,又打开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门,在臭烘烘的狭窄空间中给老丁治伤,接着一起看笔记本说话,然后吃东西睡觉,但是我明明记得自己倒头睡觉前,已经点了好几盏汽灯,把这一小块地方照的亮亮的,怎么回事?谁把灯给我灭了?  ?我的眼睛刚刚适应黑暗,旁边就有一只温暖的手伸过来,握住了我的手掌,软软的。  ?我扭头一看是张丽恒,眼睛亮晶晶的瞧着我,这都要归**于我的眼睛,自打出现怪异的眼皮后,黑暗中虽然达不到夜视,却比以前好了很多,能看到许多以前无法看清的东西。  ?我还没有从梦境中的悲伤完全恢复过来,看到张丽恒安然无恙,顿时心头一喜,伸出另一只手,紧紧握住了她,喉头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张丽恒有点吃惊,从神色上看很快就释然,也伸过另一只手抓住我,小声说道:“黄宁你怎么了?没事吧?先别出声,先前外头有枪声,是我把灯给弄灭的。”  ?我攥住张丽恒的手,不舍得松开,直到她说有动静,才猛然想起现在的地方还不安全,随时都会有灭顶之灾,于是恋恋不舍的松开手,小声说道:“也没啥,就是做了一个梦,还梦到你了。”  ?张丽恒抽回手掌,小声说道:“别胡思乱想的,招呼正事要紧,你就整天没句正经的话。”  ?我赶紧接口:“天地良心,我说的句句是真,跟你一起,我已经尽最大努力,又真诚又老实了,你别不相信我。”  ?张丽恒在嘴唇上竖起一根手指示意我噤声,把我急于表白的话都憋回了肚子里。  ?竖起耳朵倾听外头的动静,难道有人从那个横着开的门里钻进来了?  ?一片安静中,瞅瞅丁根,依然睡的很熟,呼吸声既轻微又均匀,我和张丽恒也屏住呼吸,悄悄摸去那锈迹斑斑的铁门,蹲在门缝后边,全神贯注的留意外边的动静。这道门是左右滑开的,张丽恒听见动静以后,已经把门掩上了,只留下很细的一条缝,不仔细看很难看的出来。  ?人在蹑手蹑脚走路时候,除非不穿鞋,只要穿的有鞋,每迈出一步同地面接触时,都有点非常小的响声,嘎吱嘎吱的,而且我们的周围实在太过安静,所以我俩很容易就听见了这蹑手蹑脚的动静,只是来的绝对不止一个人,至少有一大群,都是轻手轻脚的四下摸索,还打的有手电,不停有光柱晃过我们这条门缝。  ?没人说话也见不到人影,根本猜不出是些什么人,只是听声音在逐渐的接近我们,我紧张万分的攥住枪把,一手心都是汗,想不到竟然还有这么大一群人,跟在我们后边,幸亏张丽恒值班时候,机警的早早发现动静,要不然,来的人万一是敌非友,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  ?这些人除了蹑手蹑脚的走路声之外,还掺杂着另外一个声音,这会儿离的近了,我听出来是他们押着一个人,或者拖着一个人一起过来,这被逮住的人会是谁呢?  ?难道是谢尔盖被郑剑的人抓住了?  ?我不敢瞎猜,人数不多,但是关系太复杂了,在没有确定敌我阵营前,还是先躲起来,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再说吧!  ?终于有人说话了,声音压的很低,断断续续听着是几句洋文,然后就听见几声咔哒咔哒的枪机声,象是这些人放松警惕,把原本拿的武器合上了保险,张丽恒小声在我耳朵边上说:“这人说的是俄语,意思一切安全,叫大伙收起武器,别误伤自己人。”  ?跟着又有人说话,声音大了许多,依然是我听不懂的俄语,叽里咕噜好长一串,并且只他一个人在说话,其他人默不作声的听着,张丽恒皱着眉头听了好久,等到安静下来后给我翻译道:“似乎是在对表,他们走了十几个小时,从城楼上下来的,还死了不少人,看来要吃饭休息了。咱先别出去,弄不好是谢尔盖一帮的人。”  ?我捏了捏张丽恒的手,表示赞同,小姑娘就反手掐了我一把,警告我不许再动手动脚。  ?我心神一荡,正想同小姑娘玩笑两句,就听到外边又有人说话了,这次可是字正腔圆的中国话,还只有俩字:“开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