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乌衣占卜
作者:独孤了却 更新:2019-10-25

听后卿这么一说,生象大为疑惑,便问道:“为何你家兄长做不了这个决定?”

后丘也惊诧地看着后卿,等着他的回答。

后卿不紧不慢地答道:“我姐后土自幼便认有义父,现在虽然家父不在了,但义父却健在,这婚姻大事自然就应当由义父来做主,还轮不到家兄后丘出面。”

后丘听到这里,在心里暗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生象便转而问后丘道:“可有此事?”

“确有此事。”后丘答道,“刚才因为事情太突然,我竟然给忘了这件事情,差一点儿做了不敬之事。”

生象便又问道:“那你说,后土的义父为何人?”

后丘得意地答道:“后土这义父不是别人,乃是我们现今的部落首领炎居。”

“原来是他啊!”生象听后哈哈笑道,“好说,回头我亲自去拜访他便是了,这件事情我想他也不会为难于我的。”

看到生象并没有因为多出个义父而不高兴,后丘刚放轻松的心又纠结了起来,虽然现在事情已经交给了炎居这位后土的义父去决定了,自己也不用左右为难了,但作为后土的亲哥哥,又怎么忍心对自己妹妹的幸福置之不理和袖手旁观呢?

生象完全不在意后丘的表情变化,笑过之后便起身告辞道:“后土虽然有义父做主,但你毕竟是她的兄长,你的意见也很重要,请你也再考虑考虑。回头在炎居那里也好帮忙说几句好话。

好了。今天我就不再叨扰了。再见!”

生象说完,也不等后丘回话,大步流星地便出了共工府……

生象亲自前往共工府提亲的事,像插了翅膀长了腿似的,迅速便传播开来,也就半个时辰的功夫,城里城外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后土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她正在节并处商议如何解救娇极的事。当听到节并的家人把消息从外面传进来时,她感觉既震惊又可笑,震惊的是没想到生象会来提亲,而且是为朴央而来;可笑的是朴央不仅年纪比自己小,而且又与自己非属同类。

后土虽然感觉既震惊又好笑,但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朴央的任性她是知道的,生象的跋扈也略见一二,更何况此事已经人尽皆知,现在想轻易收场恐怕是不可能了。便忧虑地自言自语道:“这可怎么办啊?”

节并说道:“事关重大,我们得赶紧找炎居和蒙术商议去。”

“好。现在就去。”后土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抢先走在了前面。

节并二话没说,紧随其后,匆匆忙忙地往炎居大殿而来。

两人来到大殿上时,发现炎居和蒙术及众臣已经都在了,且正在议论的正是生象提亲之事。

见后土和节并来了,炎居便说道:“你俩来得刚好,我正要派人去请你们呢!”

节并便问道:“看来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你们讨论得怎么样了?有什么结果没有?”

炎居答道:“我们也是刚刚才得知这件事,还没有商量出什么结果。”

蒙术乃说道:“生象是向后土来提亲的,我们想听听后土的想法。”

后土果断地回答道:“我能有什么想法,这是不可能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

“好。”蒙术接着说道,“既然后土已经表示坚决不同意,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就是如何回绝生象了。”

炎居摇头叹气道:“这件事情怕是不好办啊!”

“有什么不好办的?”刑天不以为然地质问道,“炎居是后土的义父,有决定权,你说不同意,他生象难不成会硬抢?”

炎居答道:“生象生性飞扬跋扈,今天如此兴师动众地去共工府提亲,又怎么可能凭我一句话,轻易就能给打发了呢?”

蒙术也说道:“炎居说得对,就怕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刑天便又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众人面面相觑,又直摇头叹气。

幼启乃说道:“我部族有俗规,父母去逝子女必须守孝三年,共工现在离世一周年尚未圆满,后土自然不宜谈婚论嫁。”

众人听闻此言个个茅塞顿开,喜出望外。

正当众人以为事情已经解决了,却见后丘闯进殿来,看到文武众臣全都在场,且表情相对轻松,便上前行礼道:“大家都在这里,想必是为生象提亲之事,不知道商议得如何?义父是否也已经有了决定了?”

“你说得没错,我已经决定要回绝生象的提亲了。”炎居答道。

后丘就问道:“以何种理由回绝?”

“何种理由?后丘糊涂啊!”炎居开始责备后丘道,“我部族有子女守孝三年不婚不娶的习俗,这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而你父共工下世尚不足一年,现在就谈论后土的婚嫁之事,实在是不合时宜,你让我如何赞成?”

后丘乃说道:“炎居之意我已了然,也请匆再责怪于我,因为这件事情我也是不赞成的,今日之所以没有当面回绝生象,完全是因为有义父在,我不便妄加定夺。”

炎居便说道:“若是如此则甚好,既然事情都已经决定了,大家可以就此散去了。”

“且慢。”后丘忙喊道。

炎居就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后丘答道:“炎居所说的理由虽然充分,但却不一定就能够得到生象的认可,因为据我所知,羽人并没有这样的风俗,若仅仅以此来应对的话怕是行不通。”

炎居就又问道:“难道说你还有什么更好的理由吗?”

后丘便接着说道:“我是这么想的,羽人向来有敬畏神明之心,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能够再借助神明之意加以婉拒的话。或许可行。”

“嗯。后丘说得有理。”蒙术乃说道,“这占卜之事,就交由我来办吧!”

“好,就这么办!”炎居大喜道。

炎居当场便将事情敲定了,众人对此也无不感到满意的,会议随即宣告结束,大家便也各自散去。

第二天上午,生象果然又带了一群羽人。浩浩荡荡地便开进城来,气势比昨天更加雄壮,鸣锣开道着便直奔炎居大殿而来。

炎居听到动静,早早就迎出了殿门外,生象一到便热情地上前与他寒喧行礼,然后便引入殿内。

众人来到殿内,刚刚分位坐定,生象便对炎居说道:“我今日此来所为何事,恐怕炎居早已知晓,我就不再赘述了。一切敬听炎居定夺。”

炎居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生象。犹豫了半天却无从开口。

生象便说道:“炎居有话但说无妨。”

听生象这样说了,炎居这才叹息道:“生象有所不知啊!我们凡间有这样的习俗,就是家里有父母去逝的,子女必须要守孝三年,而在这三年之内是不得谈论婚嫁之事的。”

生象阴沉着脸问道:“这么说来,你是不同意了?”

炎居答道:“不是我不同意,只是这件事情还需依照习俗来办,不好坏了规矩。”

生象乃说道:“这样的规矩我们羽人并没有,所以也就不必遵守。再者,共工抱屈而终,在天之灵尚不能瞑目,而我已经答应了要为他报仇,自然是不会食言的,所以他若在天有灵,知道他女儿后土要嫁给我儿子朴央的话,肯定也会赞同的,此事乃天作之合,又何必非要计较这些风俗旧习。”

炎居便说道:“风俗旧习乃是先祖所创制,皆受先祖英灵之庇护,不可轻言妄废!”

生象回应道:“羽人和凡人联姻,乃是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怎么说也是一件光宗耀祖之事,又岂能拘于旧俗。”

炎居见生象意欲对此纠缠不清,便又说道:“羽人和凡人本属异类,此前从未有过通婚之事,究竟是否可行,怕是要先问过神明后,方能最终定夺。”

生象连连点头道:“炎居所方极是,不知你部族之中可有巫师?”

炎居见生象中计了,便得意地答道:“当然有了,我部族之丞相蒙术,便是可以通达神明之人。”

“好,此事既属天意,交由天来定夺再好不过了。”生象高兴地说道:“如此,便请蒙术速速施法占卜。”

炎居一边暗自窃喜,一边就冲蒙术喊道:“那就有劳丞相,为此占上一卦。”

蒙术听到炎居吩咐后,便教人抬上一个方台置于大殿当中,方台之上放有一个圆盘,圆盘上画有貌似太极的图案,一条黑线从圆心穿过,将其分为出四个区域,圆盘的旁边放了一个盛满大米的陶碗。

一切准备停当,蒙术弹冠振衣后,表情庄重肃穆地来到台前,双手合十,紧闭双眼,郑重其事地开始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便伸出手来摸到那碗米,抓起一把来朝自己面前的圆盘洒去,然后收手再合十,又念了一会儿咒语,这才睁开眼睛察看卦象。

炎居急切地问道:“卦象如何?”

蒙术叹息道:“大凶大难。”

“啊!”炎居故做惊讶地叫了起来。

“什么?”生象也大吃一惊,连忙上前来查看。

蒙术也不阻拦,而是将生象让到台前来验看,并将卦象所示一一讲解给他听。

生象一边听着蒙术讲,一边看了又看,然后却喊道:“乌衣,你也过来看看,这卦象到底是不是大凶大难。”

这时,从羽人当中应声走出一个人来,身形要瘦小得多,一身麻布黑衣,不紧不慢地踱着方步,一副儒雅有度的样子,来到台前后却连瞟都不瞟一眼便笑道:“这些玩意儿,岂能揣测神明之意!”

众人听这乌衣如此轻视蒙术的巫术,不免个个心中一紧,都不敢有所声张。

生象却高兴地说道:“我也看他们凡间的这些个玩意儿十分好笑,若是仅凭此便可测得神旨,岂不人人皆可为巫师?”

“生象怎么能这样说话呢?”蒙术反驳道,“神明之意自有预示,万物皆可表情达意,此乃天机,不可妄加非议,生象即便不信,也不必损我这神仙之术。”

炎居也为蒙术鸣不平,乃说道:“蒙术乃我族之名士,占卜从未有过虚卦,甚为灵验,便是神仙在世也不过如此。”

生象回应道:“我或许不敢妄加评议,但是乌衣看不上的东西,那便肯定不值一提。”

生象回应过炎居和蒙术后,不等他们开口,便又对乌衣说道:“占卜之术我只相信你的,请你也为此事占上一卦,验证一下他们测得是否准确。”

乌衣答道:“我正有此意!”

生象哈哈笑道:“太好了,就请乌衣也速速施法。”(未完待续。。)